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正文

【欧美16一18性xx】这件太长了一点都不好啊

2023-06-04 12:27:08 时尚

郁土之上的郁土月庄——女体初心者(10)

10.漩涡里的女人和制造漩涡的男女(下)「精彩!梵大神不愧是上庄女长期霸占论坛人渣排行榜榜首的男人!」打开房门想要去卫生间尿尿顺便窥视一下女孩们,体初欧美16一18性xx却不料张大小姐正贴在房门上偷听。郁土等我关上门,上庄女把这身上只套了一件浅灰色巨大T恤连裤子都没穿的体初妖精拉开几步后,就受到了成吨的郁土人身攻击……小姐你下回可以穿我的T恤嘛,这件太长了一点都不好啊!上庄女!体初!郁土「放屁!上庄女这月的体初投票帖里你是第一!怎么洗那么快?」说起这个投票我就感到痛心疾首来着,郁土竟然能和张妖精、上庄女猴子这种货色一同上榜,体初人生的天空已经是死灰色了啊……「琥珀老是盯着我和琉璃,洗澡时不小心碰一下就脸红!弄得一点性质都没了!对了!你现在这么搞一会我怎么进去调戏主播姐姐啊!?」张妖精不满地说完再次提起我的领子,好吧……配合她一下垫个脚?闻言我把头探出过道对客厅里正敷着面膜在给大长腿抹东西的琥珀竖起大拇指。然后身体又随着张妖精的一发力重新被揪到她脸前……话说大小姐以你的身高还是不要做这种高难度动作了行不行……「搞了半天洗那么快就是为了裴雅?哎哟!别闹了,就你那没脸没皮的个性还问我怎么办?对了,琉璃的体检什么时候做的?」恍然大悟,随后我想起来个事。「一个月前,我警告你别在外面带什么莫名其妙的病回来给琉璃染上再传给我!」凶巴巴的……这句话奇怪么?一点也不奇怪……「大小姐你这句话很有深意啊……最后全村子都倒霉?」实在忍不住,我作死的把这个梗讲完……「全村子倒不倒霉我不知道,你肯定会死很惨!让开,老娘心情不美丽,陪老娘进屋找乐子!」说着不给我继续吐槽的机会,张大小姐就这样抓着我的衣领打开了卧室门……顺带一提为了配合她的身高,我现在偻着的背好痛……进屋后之见趴在床上的少妇看见来人后勐地起身把薄被盖住身子,等看清楚后少妇惊讶问:「张小姐?!你……?!」估计是想岔了……就我几天从别人口中的只字片语结合起来看,张妖精家里除非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否则败家败一百年都不会沦落到这里。「裴姐姐,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张大小姐轻皱眉头说着,话语里十分伤感。欧美16一18性xx就按她在门外的表现来看此时肯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嘿,这丫头的说辞怎么和我差不多啊……但这语气是……大小姐你打算将计就计?!不能让她继续说了!!「咳,太太,昨晚我们聊天时你也听到了,张小姐是月庄的常客,和我私人关系很好。」话里的目的很简单,让张妖精放弃这个念头。虽然美少妇现在思绪紊乱可能一时着了道,但冷静下来之后肯定能想明白。「呵……!是很好!」这不爽的口吻……干!你别掐我啊……说完之后张妖精扭着小屁股大大咧咧的走到床边坐下。裴雅有些不可思议的把视线从我和张妖精脸上来回看着。毕竟曾经也是红极一时的美女主播,就算是红着眼睛面容憔悴的样子仍散发着一种知性美人的气质。我见床上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都在组织语言,回头偷笑着把卧室门关上了,然后双手抱在胸前准备看戏。现在是电视剧时间,客厅里的两个小丫头应该不会来打扰「张、张小姐……能不能请您帮帮我丈夫?」还是美少妇犹豫着率先开口「裴姐姐,那种男人还值得你挂念么……是他亲手把你送到这里的吧?」从张妖精冷淡的语气上来看,应该是不打算走知心妹妹路线了。「可……毕竟还有两个女儿……张小姐,求求你!」哀求着,少妇身体不自觉的前倾,身上盖着的被子滑落了下来。「裴姐姐……你老公得罪的人太多了……我帮不上忙,真的。但是两个小女孩的话,我可以让人安排一下,平平安安应该没什么问题。」「真的?!谢谢张小姐!谢谢张小姐!……」裴雅哽咽着又要掉眼泪了……我倒是无所谓,但看到张妖精已经避开少妇的视线对我挥起小手示意,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太太,张小姐开口了,那你怎么回报呢?」尽量把声音放的柔和一些,但怎么我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是大反派的口吻啊……「呃?!……」不去看床上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我自顾自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刚想点燃……操,挨了一脚……悻悻然的扔进垃圾桶,对哀伤的美少妇开口:「我说过吧,张小姐是这里的常客……太太您明白的吧。」「张小姐是女孩子……唔……!?」「男女通吃嘛……呃!」腿上又挨了一脚……脱下鞋跨上巨大的床之后,我不理会裴雅惊慌的避让,绕到她身后强行把她搂在怀里,过程中少妇一直惊慌的叫着。之前独处时的对话有了效果,美少妇挣扎了半分钟左右停下了,手规规矩矩地绕在少妇腰上,我在她耳边轻声说:「太太你会听话的吧……就像刚才那样。」想到这,不爽的看了张妖精一样,计划全被你打乱了!本来今晚可以让少妇乖乖就范的……「裴姐姐刚刚生完孩子吧。」面对我们盘膝坐稳后,张妖精笑嘻嘻的开口。从我的视线角度很好的能透过卷起的T恤看见张妖精迷人的三角地带……白色?意外的朴素啊……「……?」少妇漂亮的脸上全是迷茫。「太太把乳房露出来让张小姐看看。」我柔声解释,同时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扮红脸,不然之前的那些功夫不就白费了?「裴姐姐不愿意吗?我也无所谓哦,反正呵呵……」变态们的想法总是合拍的,张妖精看了我一眼后,干笑着说到。紧接着,仍然不想给裴雅反应的时间,我又开说:「机会只有一次,太太女儿们能不能平平安安度过将来的日子就看你现在的表现了……说不定太太偶尔还可以出去见见她们哦。」「真的?!我能去看她们?!」少妇眼神充满期盼的看着我,然后又转头看向张妖精。「当然,但是要看裴姐姐的了,快点吧我等不及了!」灵动的眼睛里满是兴奋,明明是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却是个活生生的变态。两种奇特的碰撞让旁观者的我越看越喜欢,当然了,是张脸。事已至此少妇应该也能明白没有了抵抗的余地,含着眼泪内心挣扎几秒后抬手拉下睡裙的肩带,失去支撑的睡裙上半部分掉落在裴雅的腰际。在我和张妖精联合之下,精神饱受煎熬的少妇终于向我们展示了她小巧挺立的乳房。「太太的刚刚结束哺乳期吗?奶子很涨啊,我能揉一下吗?」暗自欣喜后我想到裴雅刚刚生下第二个女儿,迫不及待的说道。「……嗯……」红着脸凄苦的点头,美少妇的模样确实很容易激发男人心里的兽性。「哈?一人一个!」张妖精脸上的兴奋更加浓郁,对我说完后立刻伸手摸在少妇的乳房上。惊人的饱胀手感,从没有摸过哺乳期间乳房的我一时半会找不到什么形象的比喻,沉甸甸的手感让我有些爱不释手,加重揉捏的力度后饱胀感更强烈了,对,就像充到九分满的水球一样。「太太很舒服吧?那么胀,还要更用力一点吗?」看到裴雅皱眉忍耐的表情和急促的唿吸,扯起嘴角对少妇问到。而身前的张妖精已经不满足于用手了,改为跪坐低身用轻启诱人的小嘴一口含住了裴雅的乳头!「………!」美丽的少妇张口咬住嘴唇,极力克制着。「太太要好好回答问题哦,嗯?!这是!!」逼迫着美少妇的同时,我惊喜的发现裴雅的乳头前端分泌出了一点白色和透明色混合的水珠!绝对是乳汁不会错!果然和我预计的一样!刚刚结束哺乳期的乳房只要用力揉捏的话是可以分泌乳汁的!「唔!有了有了!」张妖精同时抬起小脑袋兴奋得叫起来,红唇之上还挂着白色的乳汁!我和她兴奋的对视一眼之后,张妖精重新一头栽进少妇的怀里开始吸吮她的乳头,我也加快揉捏的频率。「啊啊啊!别……用力吸!好胀……啊!奶水会出来的!」被我们弄出乳汁后,裴雅终于喘息着开口试图阻止对她乳房的蹂躏,但怎么会如她所愿呢?就在揉捏中,越来越多的乳汁从乳头上分泌出来,聚在一起滑落到我的手上。「太太想要更舒服吗?挤出奶水之后奶子舒服多了吧?」「……嗯,很胀」对少妇乳房的刺激不单挤出了乳汁,同时情欲也在高涨,额头、颈部、起伏的胸部都布满了汗水。随着张妖精的吸吮和吞咽声加大,床上淫靡的氛围让我更加兴奋,调整了一下手势后,我对怀中已经迷乱的少妇低声说到。「让太太更舒服一点吧!」说完,五指和手掌同时发力!「啊啊啊啊!!!」随着美少妇苦闷的叫喊,白色的细水柱从裴雅的乳头上对外喷出!乳汁飞溅在床单上,立刻留下了一条水渍。虽然量不多,但依然刺激强烈的刺激了我的欲望!再用力捏……「啊……!」越来越多的乳汁挂在我的手上,看到温热的液体打湿了手掌后,不由觉得有些可惜。「太太把自己的奶水舔干净吧。」我抬手到裴雅红透了的脸前,命令道「……不要!」漂亮的脸蛋本能的避开我的手,低声拒绝。与此同时张妖精抬起头皱眉看着裴雅,轻启更为鲜艳的红唇:「没了。」
一时间床上的三人谁都没有说话,屋内只剩裴雅的喘息声。少妇丰润的肉体上挂满了汗水和被稀释了的乳汁,原本用手支撑的娇躯不觉中已经完全靠在我怀里,注意到我的视线后羞涩的低下脸。「那怎么办,已经结束哺乳期了。不过太太到底是为人妻子和小女孩不一样,刚刚一脸享受的表情真是令人难忘啊……」我把另外一只手也按在了少妇的乳房上,继续轻轻揉动着,怀里的裴雅好像忘记了要抵抗,任凭我的双手在她乳房上作怪。刚刚平缓下来的唿吸又变粗了……「哦对了!没关系!」大概被我的话提醒到了什么,张妖精突然雀跃道,转身跳下床就跑到卧室里的储物柜前开始快速翻找。力度大到就听见阵阵东西碰撞的响声。直到一脸兴奋的拿着什么东西重新扑上床。「这什么啊?」疑惑接过张妖精递来的东西,大小形状都和方便面调味料一样,捏上去的感觉……药片?。「哈哈,土鳖了吧!空孕。」张妖精一脸得意的嘲笑我一句后,神神秘秘的说道。「空运?我还海运……等等!是那个……?」明白过来后,我有点不确定的继续追问。「对!就是那个!见效超快哦!最新改良之后的,直接口服。」说着,张妖精又从我手上抢回小袋子迫不及待的打开取出了一粒。「不要!!!」说到这份上,裴雅不可能不明白张妖精的意图了。尖叫着在我怀里剧烈的挣扎,看来之前的经历让她对药物已经极为恐惧和抗拒。「别动别动,还没让你吃呢,别动了!」没想到少妇的反应那么大,我连忙厉声喝止。身体一颤后,停下徒劳的挣扎后,裴雅美丽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眼神里满是哀求。我重新把她拉进怀里轻轻在少妇背上摸着试图安抚情绪,但收效甚微。皱眉看着张妖精,没给琉璃用过吧?「放心吧,只是让你持续分泌奶水罢了,对身体无害的。」张妖精把玩着小袋子,语气淡淡的。说实话,在得知张妖精拿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作用后,我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此刻见她的意图十分坚定,我自然要和她一条战线,缓缓开口。「太太,我个人是比较反感用药物的,但如果只是催乳的话……」我说的也不完全是实话……这玩意除了催乳以外还有个药效……就是催情。「裴姐姐你自己考虑吧,这个药是需要长期服用的,可以持续催乳。如果你答应吃的话,你女儿我就帮一下……」甜甜笑着的张妖精此刻在裴雅心里应该完全和恶魔划上等号了……「……」少妇听到关于自己的女儿后,停止了哭泣,只是漂亮的双眼仍不停的流着泪水,就这样失神的看着我们。我从张妖精手里拿过小袋子,取出里面的药片递到裴雅的嘴边。「太太,张嘴。」随着下咽的动作,裴雅脸上的凄苦更甚,最后忍不住在我怀里失声痛哭……轻拍裴雅的背,我抬头把视线对上噘着嘴的张妖精,无声的开口。「没给琉璃吃过吧?」「没有。」「别给她们两个吃。」「不舍得。」眨眨眼,张妖精的脸上重新挂起笑意,果然两年的相处不是白给的。屋里的裴雅我们当然可以放心试药啊!话说我也很期待啊!过了一会,收到张妖精的示意后,我低头对怀里渐渐停下哭泣的少妇问到:「太太,没什么不舒服吧?」
「……」裴雅避开我和张妖精的视线,沉默。「放心吧太太,没事的。来,坐好。」柔声安慰后,我把完全放弃抵抗的裴雅从后面抱住,说是坐,其实是让她半躺在我怀里。手重新摸上依然饱胀着的乳房,指尖开始慢慢地揉动少妇的乳头。「啊……!」裴雅应该也没想到我们两个在她痛哭时还有这份心思,发出一声低鸣。「太太,舒服吗?」对我来说同样如此,换做平时打死我也没法在别人痛哭后问出这种话,但此时我怀里的少妇刚吃下烈性春药……呵呵。「……好热!」眼神开始涣散的少妇恍惚着回答。「嗯,太太吃了药的关系。不过没事的,只是让太太的身体有些发热而已,这样揉一揉是不是舒服一些?」见药效发作的如此之快,我不禁加大动作,双手大幅度的在少妇的乳房上揉捏着,不一会,乳头上又开始分泌出些许乳汁。这应该和药没关系,是本身的。「……嗯!舒服……奶子好胀……」裴雅的脸上泛起红晕,有些迷离的轻声回应。「要用力帮太太挤奶吗?」说话同时,我好奇的看着又开始在屋里翻找着什么的张妖精,还有道具?「嗯!用力一点……挤出来,舒服多了……」娇羞的点头,乳房下越来越多的乳汁顺着我的手滑落到少妇的小腹上。一边张妖精在我的注视下自顾自的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了一台DV,红色的灯亮起之后对我比划了一下,是搞定的意思么?懒得管这个古灵精怪的死丫头,现在怀里明显动情了的少妇才是我兴趣所在……「再……用力一点……」不满足我手上的力度,裴雅开始主动要求加重力气,乳汁已经不是流淌了,偶尔还会喷出细小的水柱……「太太求我吧,不然就不揉了。」我无视了少妇的要求,反而停手逗弄起她「……求、求你用力一点。」裴雅抬起自己美丽的脸,充满雾气的双眼带着恳求对我说道。「这样吗?」「啊!好舒服!……奶水都挤出来了……好热啊!」我一只手往裴雅的下身探去,不理会少妇本能之下抬起阻挡的双手,直接钻进内裤里,穿过浓密的阴毛,将手指盖在少妇阴蒂上,慢慢揉动着问:「下面舒服吗?」「……啊……不要……!」嘴里抗拒着,但语气却十分动摇。角度关系没法完全摸到少妇的阴唇,但只是那一点点,里面的淫水已经将我的手指完全打湿了。加大在阴蒂上揉搓的力度,不一会,裴雅动听的呻吟在屋内响起。「太太的小穴里好湿啊,怎么揉揉奶子就这样了?」「……不、啊……不知道啊……啊……」「一定是因为太太天性淫荡的关系吧,都说阴毛浓密性欲也旺盛,太太觉得呢?」「不是!啊……没有……淫、淫荡……啊…啊…舒服……」「太太一点都不坦率啊,如果想要我揉快一点的话,就要承认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说着,我抬起头有些好奇张妖精安静了半天到底在弄点什么,可能是受裴雅淫靡的样子影响,坐在床边椅子上把玩着催乳剂袋子的死丫头眼睛里全是赤裸裸的欲望,松开摸在裴雅乳房上的手、招手示意让她过来,但被摇头拒绝了,我又不敢碰你……真是……「不要!揉……帮我……求你……啊!」倒是怀里的少妇因为失去了乳房上的快感后不依的轻扭着娇躯叫着。「那太太承认自己是淫荡的女人,不然就没有挤奶了。」「……不是!我……啊……没……要啊……揉我!求求你了……啊!不要停啊!下面!」在我停下少妇小穴上揉搓的手后,裴雅茫然得睁大眼睛不解的看着我,见我冷淡的回视后咬着嘴唇眼睛里满是恳求……迟迟不见我有继续的意图后,精致的五官皱起,一脸急切的扭动身体,同时把手伸到自己的小穴上……抓住少妇的双手,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无视少妇越来越焦急的恳求和口中无意义的吱呜声「不说什么都没有!」「我要啊!我要啊!放开我!!!你放开我!!求求你了!!放开我!!!」

最近关注

友情链接